听诊器为什么还没被淘汰?

08-11 21:04 首页 果壳问答

作者:Kaleigh Rogers 

编译:JIDUDU


几乎没有什么技术应用比听诊器更能象征现代医学的了。医学院常把它和白大衣一起,作为开启学业之路的礼物送给新生。在各种医疗工具当中,听诊器用途多样、性价比高,这样一个只要几百块钱的仪器,就能让医生查出身体有什么早期疾病征兆。


图片来源:美剧《实习医生格蕾》


听诊器也已经有200年历史了。


医疗技术在过去几十年里有长足进步,而这个在医师还常规使用水蛭疗法的年代发明的工具,却依然受到医生的青睐。200年前,几乎没有可以让医生“看到”人体内情况的方法,不像现在,我们有许多非凡的成像技术。


那么,为什么现在的医生还挂着19世纪的橡皮管来给我们检查身体呢?


“问题其实是人们热爱听诊器,这是我们的身份象征。”美国西奈山医院的心脏病医生贾加特?纳如拉(Jagat Narula)说,他是倡导逐步废除听诊器的,“人们对此非常敏感”。


200年过去,听诊器依然是初步诊断的不二之选


听诊器诞生于1816年,由法国医生勒内?雷奈克(Rene Theophile Hyacinthe La?nnec)发明,当时他是为了想办法听清一位“丰满”女士的心跳声。他想起小朋友在玩传递情报的游戏时,会把耳朵贴在木头的一端,听木头另一端的抓挠声(有点像19世纪版本的传声筒),受此启发,他制作了一种类似的装置,一端凑在自己耳朵上,一端按压在病人身上,以此放大胸腔内的声音。


听诊器的设计在这200年中确实在演进,不过整体变化并不大。图片来源:wikimedia commons


其实“听诊”(以倾听人体声音的方式诊断)早已有之。古代医生就会把耳朵贴近病人身体,听听背部、胸部和腹部的呼呼喘气声、怦怦心跳声、叽里咕噜的异常杂音等。而听诊器让这种操作变得更方便。


听诊器诞生前,医生只能把耳朵贴近病人身体


纳如拉解释说:“那时没有办法直接查看胸腔,只能通过听声音来间接检查。”就像纳如拉所说,听诊器(stethoscope)的字面意思其实是“看到胸内部”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尤其是随着听诊器的设计逐步改良,这种工具一直是初步诊断的不二之选。渐渐的,技术进步让我们可以真正窥见人体的内部:1895年有了X射线,1902年有了心电图,50年代有了超声,1977年有了磁共振成像(MRI)。


尽管这些技术都提高了医生的诊断能力,但因为成本高、操作麻烦,它们都不适合用作初步诊断。当患者来到诊室说自己喘不上气,你不可能直接就让他们去做磁共振,起码要先做下体检。


“把患者送进磁共振扫描仪可以让你获得详细的心脏图像,提供的信息远比你能想到的还要丰富。”专注于心电图和心脏专科体检的扎卡里?戈德伯格(Zachary Goldberger)说,他是华盛顿大学的心脏病医生、助理教授,“但另一方面,如果有人来诊室自诉胸痛,把听诊器放到他的胸膛听一听会很有帮助。”


手持超声设备能替代听诊器吗?或许吧,但不是现在


不过,这些新技术已经成为听诊器的有力竞争对手。尤其是,手持超声设备现在越来越便携、强大和易于使用,医生经过培训就可以在诊室里实实在在地看到胸腔内部,而不仅仅靠听。在看心脏病时,医生或许会先用听诊器,在听出可能有问题后,让患者再去做超声心动图。而纳如拉医生说,手持超声仪可以简化这个过程。


据他介绍:“几乎没有什么不能用超声检查的。使用手持超声仪,以前可能会忽略的病例现在全都可以发现,还可以避免去做不必要的超声心动图检查。”


听诊器之所以还没有被超声波检查取代,原因倒不完全是人们固守成规。首先,纳如拉说这类设备的价格在5000~10000美元(相比之下,听诊器不到200美元)。其次,根据西奈山医院内科主任、心脏病学家瓦伦汀?弗斯特(Valentin Fuster)所说,手持超声仪器目前还不够精准,听诊器检查得出的症状,它并不能都检查出来。弗斯特还是《美国心脏病学学会杂志》(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)的编辑,他在2016年的一期杂志上发表社论,列出了48小时里,他自己的门诊中由听诊器检查出来而超声检查漏查的六个例子。


“有人说‘听诊器死了’,这话大错特错。事实上,听诊器现在有了新的数字功能,正前所未有的健壮。” 弗斯特写道。


他指出,想要使用手持超声设备做出正确诊断,需要非常全面的培训,而医生需要学习如何在用不上这项技术的时候做出诊断——他举了去国外行医为例,而我脑中浮现出来的是世界末日的情节。不管哪种情况,医生都必须学会在没有数字辅助的条件下评估患者。


听诊器不止用来听诊


戈德伯格提出了另一种观点:听诊器要求医生和患者有足够近距离的接触,而这在医生工作量巨大、总是匆匆忙忙的今天,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过程。


使用听诊器就像医生与患者之间的按手礼,这就是医疗。”戈德伯格说,“我们在和实习医生互动时,始终强调体格检查的重要性,这很有必要。医学生通常会在进医学院的第一天就收到一部听诊器,其意义远远大过用它来简单地听听心跳声。”


图片来源:123rf.com.cn正版图片库


我们或许不再需要听诊器来探听人体内部,但还有许多理由让医生继续需要它。诞生200年以来,听诊器依然是大多数诊断分析中最经济实惠的初查工具。


最后,还有个符合印象的问题:要是你去了医生那儿,医生没有从冰凉的听诊器里听几声心跳,你大概总会觉得不太对味儿。(编辑:odette)


本文编译自VICE Motherboard专栏Why Is This Still a Thing,这个专栏专门探讨看起来过时但仍在陪伴我们的技术和现象。

编译来源:Vice Motherboard, Why Are Stethoscopes Still a Thing



就算你夸我,我也不会高兴的~


首页 - 果壳问答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