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爱尔兰的两兄弟靠着7行代码,成为全球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- 硅谷支付公司Stripe的故事

08-09 08:18 首页 千读


最近,硅谷高速增长的在线支付公司Stripe宣布和电商巨头亚马逊达成合作,联手抢占全球商业交易流动中的商机,这让Stripe两位年轻的创始人Patrick Collison帕特里克·科里森和John Collison约翰·科里森兄弟备受关注。


美国商务部统计,美国人每天在网上的花销总计达12亿美元,过去五年内几乎翻了一番。随着互联网继续吞噬传统零售,网上支付在未来五年内可能再度翻番,对网上支付的需求将越来越高。


多年来,电商的爆炸性增长,已经远远超过了支付服务增长的速度。想要开店的公司,不得不跑银行,或者采用支付处理器,并想方设法打通两者之间的“网关”,往往需要几周的时间,费时费力。很多用于处理交易的软件都过于陈旧。虽然银行、信用卡公司和金融中间商也推出了很多支付软件,但是无一胜出。



2010年,来自爱尔兰乡下的两兄弟帕特里克和约翰,决定解决这个难题。他们一手创建的Stripe公司,可让企业在网上马上与信用卡和银行系统连接并完成支付。这款产品给硅谷带来了不小的冲击。Lyft、Facebook、DoorDash以及其他数千家公司,都选择Stripe做为公司运营的支付服务商。


现在,Stripe每年处理数百亿美元的互联网交易,并通过向每笔交易收取一小部分费用来赚钱。在过去一年内有网购的美国人中,有一半借助了Stripe这个支付平台,只不过,他们可能并不知道。Stripe现在的估值已经高达92亿美元,要比最近的竞争对手大两倍,这也使得年仅28岁的帕特里克和26岁的约翰成了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。



但是,支付是一个竞争无比激烈的战场。无数的初创公司、大银行以及像谷歌和苹果这样的行业巨头,正在试图用自家的支付平台来分得一杯羹。如此激烈的竞争,再加上该行业微薄的利润率,致使一些权威人士开始质疑Stripe的雄心壮志是否行得通。不过,在质疑声中,Stripe与互联网巨头亚马逊达成合作伙伴关系。Stripe已经开始处理亚马逊很大一部分交易,但数据并未被公开。


帕特里克说,七年来,Stripe的使命是“提高互联网GDP”。为了完成这个使命,Stripe开始不再局限于处理支付,还编写可帮助企业更新组建、员工薪资支付以及识别诈骗的方式的软件。这是Stripe宏大计划的一部分。这家迅速崛起的初创公司,想要让在线商业长达20年的运营模式“焕然一新”,并给后来居上者竞争的机会。


科里森两兄弟出生在爱尔兰的利默里克,后随家人定居爱尔兰中部一个名叫“Dromineer”的秀美村庄。他们的父亲丹尼斯是电子工程师,母亲莉莉从事微生物学行业——但后来都成了企业家。丹尼斯经营着一家酒店,莉莉则开了一家企业培训公司。



兄弟二人就读的学校不大,每个年级不超过20个孩子。在学校无聊时,帕特里克就会读书。最后一年,帕特里克没有去学校上课,而是在家自学。天资聪颖的他,提前完成标准测试,并在16岁就拿到了毕业证。同一年,帕特里克获得第41届少年科学家和技术展览冠军。


2006年,17岁的帕特里克考入麻省理工学院。约翰跟他一起去了美国,并在两年后考入了哈佛大学。空闲之余,他们开发iPhone应用程序。不过,两兄弟并未完成大学学业,而是都选择了辍学,并在2009年萌生了做Stripe的念头。


两人在加州帕罗奥图设立了一间办公室,碰巧就在PayPal旧办公地点的对面。他们每天骑自行车到办公室,常常是大汗淋漓。红杉资本的合伙人、Stripe的董事会成员Michael Moritz说,“他们未被硅谷的风气污染过,带着自身优势来到了加州。相比之下,他们更谦逊且更多才多艺。他们的故事里充满了不可完成的事情——从小村庄来的两兄弟将要打造一家在互联网世界中最重要的公司。”


2011年,Stripe首次登场。当时,Patrick帕特里克为首席执行官,而John约翰为总裁。他们花了两年的时间来测试本公司的服务,以及与银行、信用卡企业以及监管机构建立关系。有了Stripe,一家初创公司必须要做的事情便是给自己的网站增加处理支付的7行代码:曾经需要数周才能完成的事情,现在只需剪切和粘贴就能完成了。



尽管初创公司们很感激Stripe所做的一切,但是当时很多投资者并不看好。几个年轻的工程师就想改变互联网的金融结构?他们没听说过PayPal吗?如今,Stripe成为了10万多家企业的金融引擎。该公司存储了包括信用卡号码在内的重要金融信息,负责处理诈骗,而且为Apple Pay等新服务增加了支持。


Stripe没有公开公司处理的交易量。根据业内人士估算,该公司每年接近处理价值500亿美元的商业交易,营收大约在15亿美元左右。Stripe向每笔信用卡支付收取2.9%的费用。通常银行最多收取2.5%的费用。除去银行收取的服务费用之后,便是Stripe的利润。不过,帕特里克坚称,Stripe的利润率要比人们想象的更高, 但并未给出更多细节内容。


Stripe继续吸引着初创公司。这家公司想要成为下一个“优步”或“Airbnb”,靠自身飞速的增长来赚钱。除了初创公司,Patrick也在尝试着和Target、Under Armour以及其他传统零售商做交易。



2016年,Stripe将办公室搬到了位于旧金山初创公司聚集区——市场街南区的AT&T公园的隔壁。之前的租户Dropbox在办公区内设置了酒吧、录音棚、乐高拼装玩具室和沙发秋千,科里森兄弟将这所有的布置全部拆掉,将原来的厨房改造成标准的自助餐厅。“等食物就餐实在太浪费时间了,”帕特里克说。


帕特里克的办公室上都是书,两兄弟都喜欢看书,同住一套公寓里。他们喜欢用行话来交流。帕特里克解释说,他们对流行文化不熟,“并不是因为我不喜欢看电视。如果有大量的时间,我会看电视”。每逢周末,约翰会付费请斯坦福的学生来辅导他的法律课程,而帕特里克则请了一位物理家教。


三年前,Stripe只有80名员工,现在已经有750名员工。这家公司继续努力提升自己在开发商中间的良好声誉。Stripe还收购了致力于应用程序和软件工具个案研究的网站Indie Hackers, 希望继续高速增长的节奏。


- 本文源于Bloomberg News, 腾讯科技





首页 - 千读 的更多文章: